www.3648819.com首页 -> 都市言情 -> 《方外:消失的八门》 -> 正文
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方外:消失的八门书页 』

方外:消失的八门 正文 093、里面与外面

(为方便您阅读方外:消失的八门最新章节,请记住“思路客小说网”网址 www.oneblackberry.net,并注册会员收藏您喜爱的书籍
    丁齐到这里,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色道:“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叶行正听得入神,纳闷道:“话还没完呢,干嘛着急走?”

    丁齐一指周围:“荒山野岭、黑灯瞎火的,就在这儿讲故事?再了,庄先生和妮子还在屋里等着呢,要听也大家一起听。”

    月光下树影重重,山坳间的地面上有两块寸草不留的浅色轮廓,一阵山风吹来,穿过不知何处乱石间的缝隙,竟似隐约发出呜咽之声。叶行突然打了个寒战,赶紧拍了拍屁股道:“那我们快回去吧!”

    谭涵川打开一个微型手电道:“你们先走,我再检查一下,看看是否还有遗漏,然后再取东西,会在后面追上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谭涵川白天并没有穿着这身衣服招摇过市,是午后进了山才换的,他还从上海带来了夜视望远镜,包括换下来的衣服等东西都丢在了先前藏身的地方,当然要拿回来。

    朱山闲领路,其余三人原道返回,等他们回到楼的客厅中时,谭涵川已经先到了。庄梦周没有问什么,尚妮也没有什么,看来已经知道山中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还没等朱山闲动手,冼皓便先给大家泡好了茶,并一杯杯斟上。丁齐稍有些意外,很少见冼皓主动做这些的,她就不是这种很热络的性格。这个细节明,有些事情在她心里多少还是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冼皓默默地双手把茶杯递给了丁齐,相处这么久了,这种情况也是第一次啊。丁齐接过茶杯一饮而尽,然后轻轻了声谢谢。而冼皓的声音有柔柔的:“你都知道什么情况,现在可以慢慢了吧?”

    假如是按从田琦、涂至、卢芳那里得到的线索,丁齐从一开始要寻找的地方就不是现在的境湖。当初发现境湖时,丁齐的感觉就有些不对。而丁齐见到那刺客的面目时,为何依稀有似曾相识之感,是因为他在涂至的精神世界中见过那位姑娘。

    刺客和那姑娘长得有像,他们可能是亲戚,从年纪上看,是兄妹的可能性比较大。田琦、涂至、卢芳都先后曾误入那处方外世界,明其入口不可能在很私密的地方,而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公共场所,不同身份、互相没有交集的人都有可能偶然走到。

    而这三个人,是不可能没事溜达到朱山闲家的后院来的。所以丁齐推断,大赤山的入口就在赤山公园或其附近,总之是某个公共场所的相对偏僻之处。

    那刺客的精神虽然有问题,但从他的话当中,丁齐也可以推断出很多事情。刺客他家就是大赤山,还石不全偷了他家祖传的宝物,而境湖是他的祖先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刺客姓魏,那么可能就存在一个魏氏家族,世代居于大赤山,或者大赤山就是魏氏家族世代传承的方外秘境。刺客和那个姑娘甚至有可能就是在大赤山中出生的。

    范仰其实姓魏,是魏家在“外面”的人。明这个家族中有人离开了大赤山,就在人世间生活,但还保守着这个秘密。魏氏家族既然拥有方外世界大赤山,很可能也知道境湖的存在,却不清楚境湖在哪里,只是听祖上过。

    范仰当年在酒桌上听叶行了那些话,当即就明白他的地方应该是大赤山。从一开始起,范仰就坚定地相信有方外世界的存在,因为他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否则仅仅是在酒桌上,听叶行这样一个人讲了几句不知真假的故事,就下大气力去查找线索,而且还真的查到了,未免有些不可思议。范仰的目的绝不是找大赤山,他是在找境湖,更要找《方外图志》,并在幕后利用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冼皓的出现,是另一个插曲,人不可能只做一件事。就算没有冼皓的出现,范仰也一样会图谋境湖,为了拿到《方外图志》,他还是会对石不全下手,同时设局除掉所有人。

    他最终的目的肯定是占据朱山闲家的这栋楼,至于具体会怎么做,事情并未发生便不得而知了。反正以他的手段,假如除掉了其他人,总能想出办法占据这里的。

    石不全究竟遭遇了什么?事情的始末如今也可推断出一个大概的轮廓。朱山闲家的书房毕竟是临时准备的工作室,条件且不谈,首先环境就不完全符合要求,所需的各种东西也不齐全。

    阿全的手再巧,也不可能凭空修复损毁的古卷,还需要用到各种材料,他随身也不可能带着那么多。所以他住在这里的时候,只是修复了《方外图志》的一部分,主要是有关境湖的内容。

    但境湖大学图书馆就不一样了,各种设备非常齐全,还有专门修复典籍的工作室。既然为云大师仿制经卷,阿全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好机会顺便修复《方外图志》。而在修复《方外图志》的过程中,阿全可能就看到了有关大赤山的记载

    。反正离得并不远,于是他就去实地查访。但大赤山可不是境湖,就算阿全有那块景文石,恐怕也很难凭之进入大赤山。丁齐尚没有去过境湖之外的方外世界,具体情形还无法推断。

    毕竟他送给阿全的景文石以及总结出的方外秘法,都是针对境湖的,换一种情况未必好用。就算好用,恐怕也需要重新经历一番寄托心神的“祭炼”过程。阿全有可能发现了大赤山,也有可能没发现,但他本人却被大赤山里面的刺客发现了。

    阿全跑到那里去窥探人家的方外秘境,刺客便跑出来想除掉他。可能第一次下手没有成功,反而被阿全偷走了他身上很重要的东西。以阿全的身手,也许打不过那个刺客,但也绝不白给,尤其是想偷什么东西简直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但盯上阿全的不止刺客一个人,范仰肯定也在暗中关注着阿全的一举一动,偏偏这两个人又是一伙的,更要命的是,阿全对此并不知情。刺客这名高手加上范仰这个老江湖,对付一个并不了解内情的石不全,石不全最终栽了跟头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丁齐所掌握的情况,虽然很多内容是推测的结果,但也符合已知的事实。听完之后,叶行有些懊丧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为什么要着急把刺客除掉呢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很简单,也符合很多人下意识的第一反应。刺客掌握了另一处方外世界的秘密,为什么不趁机审问他、让他把大赤山的情况都交待出来呢?

    众人闻言相对苦笑。且不谈刺客的精神是否正常,就算他的神智是清醒的,能审问出结果吗、又该怎么审问呢?看刺客的反应就清楚,他没有任何谈条件求饶的意思,反而抓住机会还要对丁齐动手。

    听范仰先前的话,他倒是想用大赤山的秘密换自己一命,或者以此为借口拖延时间、从而找到脱身的机会。但是范仰在那种时候的话,谁敢完全相信,焉知没有门槛在后面、又顺势布置出另一个陷阱?

    别的不,众人处理这件事的余地是很有限的。在没人看见的情况下,他们还能处置范仰,假如押着范仰离开了这里,一旦在公共场所露了面,范仰便有的是办法脱身,难道他们还能在大街上公然杀人吗?

    那刺客的情况也一样。飘门律最后的讲究就是切忌犹豫不决、纠缠不清。有时候必须要解决一件事情,就得做出最合适的选择,同时放弃另外各种可能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朱山闲开口道:“如果那样做,事情的性质就完全变了。我们并不是私设公堂,只是不得不解决问题、保护大家。我们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谋财害命,只是为了处置凶手。假如有别的办法,我也绝不愿意让大家自己动手,早就把他交给警方了。”

    谭涵川也道:“其实刺客已经把能的都出来了,丁老师得出的结论已足够。境湖市确实另有一处方外秘境叫大赤山,它大概在什么地方、里面是什么情形、还有什么人,都已经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连这些都知道了,难道还指望那两个姓魏的把我们带过去吗?范阳就想让我们那么做呢!只要他们一离开这里、到了公共场合,情况就不由我们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叶行微微低头道:“可能是我想的不周道,但还有一个问题……我们到现在为止只见到了范仰和刺客,魏家还有没有别的人、范仰还有没有别的同伙?这些都是需要防备的。”

    丁齐沉吟道:“大赤山里至少还有一个人,就是那个姑娘,她很可能是范仰的妹妹。而且据我判断,她可能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大赤山……至于范仰,应该没有别的同伙了。”

    冼皓也头道:“范仰应该没有别的同伙了,至少没有参与这件事的同伙,他的秘密已经被他自己带走。”

    丁齐为什么认为那姑娘从未离开过大赤山?因为他在涂至的精神世界中见到那姑娘时,姑娘曾经过一番话“你是从里面跑出来的吗,你不该来这里的,快回去!……河流的尽头,里面的世界,你知道怎么回去吗?”

    而那刺客今天又了另一番话“你们所的那个范仰,他就是魏家在外面的人……外面就是外面,我知道,你不知道,我干嘛要告诉你?”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所在的这个现实世界,两人用的是不同的词汇,姑娘的是“里面”,而刺客的是“外面”,其中的区别很有讲究。刺客的家就是大赤山,那么众人所在的现实世界就是家门外,所以他才会“外面”。

    再仔细想想“里面”这两个字的含义,竟然很像众人提到境湖的情形。大家坐在客厅里,提到境湖的时候都会“里面”有什么。但是在境湖中提到现实世界时,则不会用“里面”来形容,而只会“外面”如何,这反应了一个人的思维定式。

    除非那姑娘就把大赤山就当成了日常世界,以为河流的尽头还有另一个世界,但她从未去过、对现实世界并没有概念,所以才会“里面”怎样。假如她真的走了出来,见识了外面的世界、了解到自己一直呆在什么地方,是应该不会再那种话的。

    心理学家就是心理学家,丁奇通过语言表达上一个细的差异,便推断出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至于范仰还有没有别的同伙,那要看“同伙”的定义了。公司中的下属或同事,其他事情上的合作者或同伴,肯定是有的。但具体到这件事,丁齐判断,他已经没有别的同伙了,至少在“外面”的世界中没有。

    范仰和刺客都已经死了,自始至终并没有发现还有其他人参与。而且从事情本身来看,这一切就是范仰和刺客共守的秘密,绝对不会再让外人分享,就连已经知情的丁齐等人他们都要除掉。

    冼皓也认同这一判断,她还有别的理由。范仰的师父三年前死在了冼皓的手里,在此之前还有十四个与之有关的人都消失了。从范仰的角度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凶手是谁,也担心自己会被刺杀。

    至少三年前的社会关系,范仰全部斩断了,甚至连姓都换了,又跑回了祖居的境湖市。范仰在调查冼皓,冼皓何尝不也在调查范仰,私下里必然也掌握了很多情况,所以她做出这个判断还是有根据的。

    叶行松了一口气,又问道:“大赤山中还有人,至少还有个姑娘,那么我们拿她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谭涵川皱眉道:“不怎么办!范仰临死前也过,祸不及家人。如果她与此事无关,那么就不要再有关系,也不必让她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行又像曾经的某个晚上那样,总是有一连串的问题,接着问道:“那我们还能不能找到大赤山了?”

    丁齐答道:“现在想这个为时过早,好像也没有太大必要,我们就连境湖都只查探了很的范围。与其考虑怎么找大赤山,还不如想想,阿全究竟把《方外图志》放在什么地方了?找到《方外图志》就能找到大赤山的准确位置。而且按庄先生的猜测,那里面很可能有寻找阿全下落的线索。”

    尚妮当即眼睛一亮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庄梦周开口道:“非常有可能!”

    简直可以给叶行起个绰号叫“问题叶”或“叶问题”了,只听他又问道:“那么阿全究竟把《方外图志》藏到什么地方了?”

    卢澈都过公安部门的天眼系统,查到了石不全那晚离开公寓后的行踪,由于是私下帮忙,他不可能将内部的监控记录都发给丁奇,只是提供了一批截图。从截图中可以看出,石不全从公寓里出来时,夹克的拉链是拉上的,怀里应该藏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他从镜湖大学出来后、前往赤山公园时,拉链又拉开了,因为天气确实有热,很显然东西已经不在了,应该就留在了镜湖大学里。可是镜湖大学那么大,假如没有明确的线索,也是很难找到的。

    冼皓皱眉道:“叶行,你问的问题,是大家都在想的、都要去找答案的,你不能一味只问别人。你看似总在思考,实际上却只等着别人去解决一切,就和废话差不多!”

    叶行显然不高兴,但如今也不敢再和冼皓嘴了。庄梦周站起身从书房里拿出来一个卷轴道:“大家要找的,就是这样一根东西。它可以随便往哪里一藏,假如不知道确切的地方,确实很难找出来,否则范仰早就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丁奇突然一拍大腿道:“对!阿全应该已经把《方外图志》修复完毕,如今它应该就是这个样子。那天他藏在衣服里面的,也是这样一卷东西。庄先生,您既然早就想到了,为什么不早?”

    庄梦周有些纳闷地瞅了丁奇一眼道:“这不是明摆着嘛!还用我?你居然现在才想到?”

    朱山闲苦笑道:“庄先生,你不能把别人都当成你。我也是刚听了丁老师的话,才突然反应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庄梦周将卷轴放在茶几上道:“我还以为那天你们只要看见这东西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整的,上哪儿理去?庄梦周认为显而易见的事情,想当然以为大家也都能一眼就看明白,连都不用。结果别人此前还真没反应过来。《方外图志》修复之后是具体什么样子的,比如卷起来的尺寸有多大、展开之后有多长?答案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幅新制作的空白卷轴,缎料外衬、内裱宣纸,但里面什么内容都没有,应该是阿全最近拿回来的,就放在书架上。上次搜查书房时,大家都看见了,还仔细检查了半天,确定它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内容的空白卷轴,于是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仔细一想,石不全为何要拿回来这样一件东西、他是准备干嘛用的?很显然就是用来仿制《方外图志》的。因为就算《方外图志》修复好了,原件也要尽量少翻动,平时想查看内容,可以弄一份仿制品,这样有利于保护古籍原件。

    这事并不复杂,丁奇转念间就想明白了。此前没想到,是因为他根本没去想,无论当时还是后来这一周,都有太多别的事情要琢磨、分散了注意力。丁奇是一想就明白了,可对于庄梦周而言,则根本不用想,当时一看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么修复后的《方外图志》,应该是二十八厘米高,卷起来的直径五厘米左右,展开后内裱的宣纸长度是五一六米,与眼前的卷轴一样,所区别的就是里面有内容。

    叶行将那根空白卷轴拿过去研究了半天,又突然抬头道:“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,阿全究竟偷了人家什么宝物?”
上一页 返回方外:消失的八门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www.3648819.com
如发现方外:消失的八门有章节错误、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、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联系客服中心
小说方外:消失的八门最新章节由网友上传,作品仅代表作者徐公子胜治本人的观点,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。
方外:消失的八门全文阅读由思路客小说网(http://www.oneblackberry.net)提供,仅作为交流,非商业用途。